close
2月10日星期六
是我快嚇死的一天
我到隔天腿都還發軟...

這天晚上因為胖胖要用釘槍釘東西
所以我就抱著小瑞克到婆婆的房間看電視
沒多久
聽到胖胖大喊:「婆!快出來!我割到手了」
跑出房間一看
原本以為只是割點破皮傷
仔細一看
我的媽呀!割的很深很深!!老公手上的衛生紙一拿開,已經可以看到白白的骨頭了
而地上好大一滴一滴的鮮血看得我觸目驚心
我整個人嚇得手足無措、腦中也一片空白
嘴裡一直念著:「怎麼辦怎麼辦?這傷口一定要縫!」
胖胖用衛生紙壓著傷口很冷靜的看著我說:「快!拿皮包跟外套,我們叫計程車到醫院」
而我,嘴裡換成在唸說:「怎麼辦怎麼辦?我沒有計程車的電話啦!」
抱著小孩在房間跟客廳裡跑來跑去卻不知道要先拿什麼..我真的嚇傻了

胖胖穿上了外套,我抱著小瑞克
兩人走到街上卻不見半輛計程車...
平常,英專路底本來就很少會有計程車在跑
一定要走到捷運站那裡才會有車
但是這分秒必爭的時候,怎麼可能又花個五分鐘走路到捷運站招車?
當胖胖四處張望看有無車可叫時
我頭一轉看到平常營業到凌晨兩點的薑母鴨
心裡想:「這種常喝酒的地方..應該有計程車電話吧?!」
跑上前問老闆,還好還好,果真有。
老闆馬上打電話要車行緊急調派一台車來,還很好心的叫我們先坐著等
說三分鐘車就到
也關心著胖胖的傷口,還拿了一包衛生紙給我們用
這時的三分鐘似乎有三個鐘頭這樣的漫長
看著胖胖冒了滿額的汗和滿是鮮血的衛生紙
除了幫他擦汗,我不曉得還能幫他什麼···

終於車來了
上了車,運將看了一眼胖胖的手
一路上加足馬力往馬偕醫院
車上的氣氛很緊張,還好小瑞克睡得很熟
否則我不知道有沒有能力可以哄他...

到了醫院時,護士見我們神色緊張
但竟然還不慌不忙的叫胖胖坐下.......量血壓...
量完後就進急診間
我則被隔在外面,護士請我去外面坐,因「細菌很多,小孩抱遠一點比較好」
我看著護士幫胖胖打麻醉、醫生替傷口消毒、胖胖皺著眉半躺在床上
再來護士就把布簾給拉上
剩我一個人在等候處皮皮挫
我整個人心情一直無法平靜下來的走來走去
拿了電話又放下,也不知道該打給誰
不敢打給婆婆,怕她今天剛下南部等等又衝上台北
怕自己小題大做也不敢打給媽媽
而自己一個人真的很難承受
神經繃的緊緊
深怕一個不留神護士叫我我沒聽到
一直站在原處等等等
等了約一個鐘頭
胖胖出來了
應該是麻醉還沒有退,神色似乎還好
批了價、領了藥
看著包紮的手我差點眼淚掉出來
我說:「我能體會我生產時你在旁邊的感覺了」
就是那種..你痛我也痛的感覺


回到家後胖胖遇到穿衣、脫衣手一想要使力就會很痛
傷口也不能碰水還要一直冰敷,也要六小時吃一次藥

而擦著滴的到處都是的血跡的我仍然驚魂未定
一整晚都睡不好


後來
星期一去馬偕回診時我因為上班沒辦法陪他去
回家時看到摩托車換了位置
我問:「你怎麼去的?」
胖胖很小聲的說:「騎車」
我聽了真的很氣!!
真想給他八下去
最好是這樣不怕死!!一根手指頭不值錢就對了?
他解釋說走路也會痛,他騎的很小心啦啦啦的講一大堆
我問:「那你遇到坑洞怎麼辦?」
胖胖:「我騎的很慢啊,遇到坑洞就把手抬起來」
我:「那停車咧?用一隻手?」
胖胖:「對啊,停車位很多耶,還很多個空位」
我聽了真是無言
真的是沒看過這麼白目不怕死的傷患....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pea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